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音乐网音乐名家 > 歌唱家 > 民族歌唱家 >

总政歌舞团阎维文

2011-11-08 16:41:31来源:音乐网点击:

阎维文是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,中国一级演员,副军级待遇。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青年男高音歌唱家;全国青联常委,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代表大会代表,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。中国歌坛上,成功的男歌手远远少于女歌手。无论是电视歌手大奖赛还是其它专业或非专业的声乐比赛,获奖的女歌手往往多于男歌手。阎维文是少数成功的男歌手之一。

\

基本信息
  
姓名:阎维文   年龄:54岁   最喜欢的颜色:黑   最喜欢的国家:中国   最喜爱的运动:网球   

最难忘的人:曾经帮助过他的人   座右铭:把遗憾降为零,把危险降为零,追求完美   

代表作:歌曲《小白杨》《说句心里话》   工作单位: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   

职务:艺术指导   职称:国家一级演员(享受政府特殊津贴)   

军中级别:副军级   学历:研究生 阎维文???? 毕业院校:中国音乐学院。   

社会职务:曾为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代表大会代表、全国青联常委、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;现为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、第二届“中国环境大使”。

艺术成就

1986年获第二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专业组民族唱法第三名

1988年获第三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专业组民族唱法第一名;   

1989年在全军文艺会演中获演唱一等奖;   

1990年获第二届全国影视十佳歌手称号;   

1992年获中国“金唱片”奖;   

1993年、1995年两年被评为全国观众最喜爱的歌手第一名;   

1995年获全国音乐电视大赛金奖;   

1997年被授予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手“特殊荣誉奖”;   

1996—1998年获中央电视台军事部军神杯、雷剑杯MTV金奖,并被授予“军旅歌曲大赛特殊贡献奖”;  

1997—1999年三年连续荣获全国百家电视台MTV金奖;《祖国万岁》、《举杯吧朋友》在建国五十周年庆祝活动征歌比赛中获一等奖;   

[page]

2001年全国MTV音乐电视大赛中,由他和佟铁鑫、吕继宏合唱的《中国进行曲》获得金奖;   

2002年在平壤荣获朝鲜第20届“四月之春友谊艺术节”个人演唱金奖;   

2004年 阎维文发行的民歌系列首张专辑《西域情歌》获得第二届“中国唱片金碟奖”。

以第三届“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”专业组民族唱法第一名的比赛成绩为标志,阎维文近20年来不仅在全军、全国举办的各项重大声乐赛事中多次获奖,还多次获得中国音乐电视、中国军旅音乐电视金奖,并获得中国“金唱片奖”和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。

还在全国范围的评选活动中被评为“全国影视十佳歌手”、“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手”第一名和“特殊贡献奖”。2002年在平壤荣获朝鲜第20届“四月之春友谊艺术节”个人演唱金奖。演唱过上千首歌曲,由他首唱的《小白杨》、《说句心里话》、《一二三四歌》、《想家的时候》、《举杯吧朋友》、《母亲》等歌曲脸炙人口、广为传唱。录制、拍摄过50余部个人独唱专辑和MTV音乐电视,还为《末代皇帝》、《海灯传奇人》、《太平天国》等数十部电影、电视剧录制了主题歌和插曲。为弘扬民歌文化,近年来倾心录制民歌系列专辑,其中《西域情歌》获得第二届“中国唱片金碟奖”。   

参加中央电视台多届春节晚会、“心连心”艺术团和“同一首歌”大型演出活动,多次担任国家级声乐大赛评委,并出访过3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   

2010年10月18日第十届CCTV-MTV音乐盛典年度最佳民歌手:阎维文   

2011年参加央视春晚,阎维文与张也合唱《幸福赞歌》

人物档案

阎维文出生于山西平遥县。13岁进入省歌舞团,15岁参军入伍。这个如今以歌唱为终生事业的歌唱家,最初的艺术生涯却有九年是在舞蹈里度过的。当他找到歌唱的艺术方位后,便开始调整自己,并且执着地走下去。他拜魏金荣、金铁林、程志等为师,成功地把民族唱法和西洋唱法糅合在一起,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。他那纯正透亮的音色、宽广如海的音域、流畅如泉的声音、淳朴真挚的情感,征服了许许多多的观众。他为《末代皇帝》、《海灯法师》、《战将》等四十多部电视连续剧、电视音乐片、录制了主题歌和插曲。中国唱片公司北京、上海、广州以及汕头的音像出版社分别为他制作了《两地书,母子情》、《峨嵋酒家》、《说句心里话》、《东北民歌专辑》等个人独唱专辑。在这四个独唱专辑里,有许多是阎维文首唱并得到广大观众和专家赞赏的。他的山西民歌《牧歌》,让人听来土味十足、乡风淳厚;而《汾河水哗哗啦啦》、《人说山西好风光》等,又把民歌风味与时代精神融汇得恰到好处;陕西民歌《赶牲灵》,西藏风格的《高原春光》、川味浓厚的《峨嵋酒家》,都把各类民歌的演唱技巧推向了极致。  

阎维文唱响了四首歌,一首是《小白杨》,一首是《母亲》,还有两首是《说句心里话》和《一二三四歌》。这四首歌在部队里,几乎和五、六十年代的《游击队之歌》、《打靶歌》等一样,到了人人会唱、人人爱唱的境地。在部队许多专业或业余歌手的声乐比赛上,经常有许多的歌手选唱这三首歌。有时,一个大赛上,竟有四五个人同时选唱这三首歌。这三首歌之所以受欢迎,除了作词、作曲的功劳外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,最先是由阎维文唱出了这些歌并且持之以恒地把这些歌,通过电视、广播、舞台等各种传媒手段,传到了广大观众和干部战士的心里去。他以他独特的、具有艺术魅力的演唱倾倒了许多观众。许多演唱者在演唱这些歌时,从声音到吐字咬文、动作表演都极力模仿阎维文,这说明,阎维文的演唱已被广大观众认可。在加拿大演出时,当地一位声乐教授看后,禁不住对东方国度的歌手所表现出来的演唱水平发出惊叹:"没想到中国民歌歌手有这么好的功底,有这么好的气息和共鸣。"   

阎维文对我国的民族声乐事业有着很大的抱负,他曾说:"民族音乐在我国有着广泛、深厚的群众基础。但时代是发展的,民族声乐艺术也必须和时代合拍。我永远不抛弃民族的东西,始终把根扎在故土上,要为民族声乐的繁荣做出自己的贡献。"   

从踏上歌坛至今,阎维文一直是这样在实践着。  

[page]

幸福家庭 

这是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。   

女儿阎晶晶聪明美丽,现已嫁给金牌四大才子中的李禾禾。 妻子刘卫星为有一个体贴入微的好丈夫而自豪;阎维文为身后有一个好后勤感到欣慰。 他俩曾是一个文艺团体的舞蹈演员,在同一个舞台上比翼双飞整九年。  

刚认识时,阎维文15岁,刘卫星14岁。一个从山西省歌舞团,一个从榆次市同时考入山西省军区宣传队。两个小兵分在一个队、一个班,组成了"一帮一、一对红"的对子。那是在1972年,部队的纪律严,他们两个两小无猜,关系特别好,谁也没有"恋爱"意识。可随着年龄的增长,有人风言风语,说他们在谈恋爱。甚至领导也来干预:战士不准谈恋爱。他俩一齐出来向领导表示:我们没有谈恋爱。但他们也不敢保证,今后会不会恋爱。   

那是个谈恋爱会影响进步的年代。俩人都暗暗地叮嘱自己,好好工作,争取早日入党。   

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,为了争取,他们默默达成协议:从此俩人不再说话。   

同在一个班里学习、工作,同在一个舞台上练功跳舞,朝夕相处却相对无言,心中滋味,只有他们两个明白。   

压制的结果往往是勃发。恰恰在他们"不说话"的一年多时间里,他们真的偷偷地爱上了。   

1979年,阎维文考上了总政歌舞团,进了北京城;卫星仍在山西,可两个人的心,却牢牢地拴在一起,再也分不开了。   

1982年,阎维文和刘卫星有情人终成眷属。结婚不久,刘卫星转业到北京,在离总政歌舞团不远的邮电所工作。在一般人的眼里看来,当明星的妻子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。可他们却不知道明星妻子的万般苦恼。   

阎维文很想多多守在妻子的身边,可他做不到。他的舞台在天南海北,每年,他有三分之二的时间要到外地、到边防部队去演出。他深深地感觉到,一个演员,离不开舞台,离不开观众的支持。他的艺术生命在舞台上,在观众中间。   

要演出,就顾不上家。家里的一切家务就落在了刘卫星的身上,她默默无闻地尽着妻子的责任,任劳任怨。女儿快要诞生了,她多想让阎维文待在她的身边,可是不行,一个到西藏去演出的命令突然下达,阎维文不忍心丢下妻子而去。   

刘卫星却通情达理,只身回山西老家去度产假。刘卫星不仅承担全家所有的家务,还从事业上全力支持阎维文。每有新歌唱,首先要过刘卫星这一关,从咬字吐词,音高音低,一直到表情动作,一一给以细细地提示和纠正。直到刘卫星满意了,他才敢往外唱。   

1986年、1988年,连续两届的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,阎维文都参加了。为了让阎维文考出好成绩,刘卫星竭尽全力"保驾"。   

那两次比赛都下大雨,刘卫星雨中送伞,并亲自站在台下暗暗地给他使劲。   

阎维文深知自己的一切成就离不开妻子的奉献。他虽然常年在外,但只要一回家就百分之百地尽丈夫的责任,给妻子以百般温暖。   

刘卫星怀孕时,为防止流产,阎维文一天两次送刘卫星上下班,风雨无阻。有时中午还送一顿饭。刘卫星的同事戏谑她:你每天到单位是"日托",专接专送。   

[page]

一张无情的医院通知书送到阎维文的面前:刘卫星得了"乳腺癌"。阎维文痛苦万分。当时,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决赛,他决定放弃比赛。他要有更多的时间去关心和照顾刘卫星,与她一起和病魔作斗争。   

刘卫星不同意。全国性的大赛,是几年才有的一次人生拼搏啊。她照样给她鼓励,给他当后勤,为他坐镇鼓劲。阎维文泪水咽进肚里,带着妻子的祝福与厚爱参加了比赛,以《我们的祖国歌甜花香》、《这一片热土》一举夺得了金牌。刘卫星开心地笑了。   

阎维文的爱心不仅体现在对待自己的亲人身上。对周围的人,对许许多多的陌生观众也同样充满了爱心。他说过,"我虽然不善交际,但我崇尚真诚。交朋友也要真诚,掺和了许多虚假的东西就不是朋友。我们毕竟不是孤单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既然存在别人,就希望别人对自己好,而且我看最重要的前提是对别人好。"   

那一年,中央统战部组织"心连心"艺术团到新疆慰问演出,阎维文经常是一大早开始连续坐七八个小时的汽车,赶到一个哨所,一个村庄,马不停蹄地演出,演完后连夜赶回,累得腰酸背疼,噪子冒烟。他说乐在其中,为的是让更多的观众听到自己的歌声。平时下部队,无论是剧场还是在小岛连队,无论是面对成千上万的观众,还是面对炊事班的炊事员、病房的病员、招待所的值班员,他都一样认真地献上从心底里涌出来的歌。阎维文唱过一支《小白杨》,他自己也像小白杨一样,"根儿深杆儿壮",长在观众的心坎上。   

在部队,干部战士喜欢把阎维文称作"战士歌手"。阎维文喜欢这个称呼,认为这是部队官兵对他的最高褒奖。他常说,没有部队,就没有我阎维文,没有战士的掌声,就没有我阎维文的成功。是军队把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,培养成了一个歌唱演员,所以说,我对军营充满了感情,这感情犹如一种无形的力量,为我的艺术实践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每当我遇到挫折而苦恼时,我就想到了战士,提醒自己不能灰心丧气,要奋勇拼搏;每当我艺术上取得成绩的时候,我想到的还是战士,提醒自己不能满足,要给战士们奉献更多好的精神产品,要不断地进取。   

这些年,阎维文曾二十多次随团赴边海防和炮火纷飞的战场为战士演出。云南老山前线,西藏冰雪高原,新疆大漠戈壁,内蒙辽阔草原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1983年和1993年,阎维文两次到西藏演出,在海拔3500-5000米的高原上,在严重缺氧、头脑昏涨的情况下,他坚持走一路唱一路,只要碰到兵,他就纵情歌唱。每到一个兵站,尽管只有两三个战士,他都主动放弃休息时间,为他们演唱,每唱一首歌都要大口大口地吸氧气。在舟山群岛时,当他听说有一位少尉军官不能下山听他的演唱,他便用了半个多小时爬上山顶专门为他演唱,那位少尉边听边哭,并拉着他的手说:"你能为我一个人演唱,我再孤单寂寞也满足了。"那一年春节文艺晚会后,有一个高山雷达连给他来信说,由于海拔太高,又没有电视差转台,收不到电视节目。在春节文艺晚会上,战士们从营部长途电视里听他演唱《想家的时候》,话筒在战士耳朵间传递了50多人,每个人只能听几句歌词,谁也不忍心多听一会儿,怕后面的战友听不到,大家的眼泪滴湿了话筒。阎维文看到这封信后,深深地感动,为他们寄去了他的专辑录音带。1994年"八一"前夕,为感谢部队和广大干部战士对他的厚爱和关怀,阎维文特意用自己的钱,制作了8000盒录音带,作为他给全军战士的节日礼物,通过各大军区的文化工作站向全军的战士送去。这个盒带里,收集了他近几年唱的一些军旅歌曲,有《小白杨》、《说句心里话》、《一二三四歌》等。阎维文说,我要用这份小小的礼物,表达我对全军干部战士的一点点心意。

[page]

名人轶事

似乎不约而同,当代中国许多文体明星都在1957年出生:小品王赵本山、拍摄《新不了情》的导演尔冬升、作家叶兆言、香港功夫片演员元彪、第一块奥运金牌获得者神枪手许海峰、常演反面人物黑帮老大的香港演员万梓良、中国第一部大型室内情景戏剧《我爱我家》的编剧之一梁左、贡献无数口误段子的大嘴韩乔生、《孔雀》的导演、比导演身份更着名是摄影师身份的顾长卫、香港导演关锦鹏、给无数中国人带来笑声的冯巩、带领中国女排取得骄人战绩的男教练陈忠和、《有了快感你就喊》十分有个性的女作家池莉、擅长戏剧中国头号演员葛优、香港女歌手蔡琴、国际获奖拿到手的谭盾、中国作协主席女作家铁凝,还有53岁的情歌王子阎维文。   

在中国当代演艺圈里,阎维文是德艺双馨的代表之一,他不耻于向学生讨教东北民歌发音,也不吝于赞扬王宏伟等后辈。

他对新人的提携,让一向不擅言谈的王宏伟谈到他时滔滔不绝地说上一大段话:“阎维文是我的好大哥、好师长。他为人特别好、特别谦和,事业上又非常执着。前两天我和他一起去黑龙江录音,在飞机上他一直拿着谱子在练歌。他做任何事都非常认真、严谨,他的成功与这些是分不开的。艺术上,他既是非常典型的中国唱法,又有非常鲜明的个人烙印。

记得1984年我刚当兵的时候,在电视台《每周一歌》中听到了《小白杨》,既符合中国听众的口味,又很有阳刚气,当时印象就很深。他最大的优点是将中国传统发音与语言完美结合,吐字和行腔归韵的水平是很多男高音都未能达到的。” 阎维文懂得博采众家所长,在民族唱法的基础上,融入了传统唱法的技巧,演唱洒脱中见委婉,热烈中蕴深沉;他音色纯正甜美;音域宽广流畅;感情淳朴真挚,表达细腻准确。靠《小白杨》成名的他被誉为“小李双江”,但他也知道必须走出“小李双江”的光环。阎维文还勇于尝新,虽然没有跨界去唱流行歌曲,听说他流行歌曲唱得也很好,是那种既抒情又能在高音区做文章的唱法。但在各大晚会上风光无限、有足够老本可以啃的他,仍在浩瀚的民歌海洋中不断开拓新领地。

一首《想亲亲》唱得青春俏皮,展示了他幽默多情的一面;一首《摇篮曲》让这个以声音明亮、通透见长的“大老爷们儿”,唱出了夜深人静母亲温柔哄孩子的感觉。 成为“中国民歌界第一男高音”、“民歌界一哥"的阎维文对民族声乐事业的抱负,让他在52岁的年龄,开始他六部情歌系列。完成这项庞大的工程有几个动力源:作为一个男高音歌唱家来说,现在无论在演唱方法、经验、社会阅历都是最成熟、最好的时期,他希望能在这个最好的时期把自己最好的、最钟情的东西留下。他在世界各地演出时,常常觉得我们的民族音乐文化并没有进入其他国家的主流,来看演出的更多的是华人、华侨、留学生和驻外机构人员。为什么我们民族这么好的东西却没有多少人知道?他认为是因为缺少一个能被大家接受的好的载体。譬如意大利民歌没有帕瓦罗蒂、多明戈这样世界级的歌唱家去唱,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流传到世界各地。?


上一篇:海政文工团宋祖英
下一篇:东方歌舞团李谷一